本土充电设备供应商遭遇“洋对手” 千亿级蛋糕待切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5-24 11:32

  岁末年初,西门子 (中国)对外宣布获得中国140台电动汽车智能充电设施订单,这一看似平常的商业举动引起了业界强烈关注。有业内人士表示,在中国数亿级的充换电站设备市场,狼真的来了,自主品牌将会生存艰难。

  参加过2011中国 (上海)电动汽车国际示范区充换电站设备招标的企业代表马先生表示, 140台充电机订单对于中资充换电站设备供应商来讲,份额还算是比较小的,但值得担忧的是很多设备的核心零部件技术掌握在国际大企业手里。他同时强调,国际企业入华之后,依靠其技术和品牌优势,很可能改变市场格局。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千亿级蛋糕

  2月5日,记者来到北京东郊的高安屯,这里的电动车充换电站正在紧张调试中。北京电力公司新闻负责人王磊对记者表示:目前高安屯充换电站正在处于试运营阶段,2个月后全部工程将结束,届时每天能满足400辆纯电动环卫车的充换电需求。该站集目前国内所有充换电模式于一站,使用了十余种充换电设备,居国内之首。

  记者从国家电网相关人士处了解到,作为国内最大规模纯电动汽车充换电站,高安屯充换电站是目前国内所有充换电站投资最大的。据北京电力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该站共设置4条换电流水线、1条配送线,安装充电机1044台,同时具备乘用车、电动大巴车的电池更换条件。

  那么建设一个像与高安屯规格相当的充换电站总投资会有多少?充换电设备又能占总投资的多少份额呢?

  记者从高安屯充换电站工程施工方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了解到,该工程土建及设备安装总费用达到9500万元,其中还不包括高安屯循环经济产业园所无偿提供的9775平方米土地及充换电站所使用的设备与材料。

  在充换电站的建设成本中,设备及材料才是最大头。充电站这些成本将会占到30%左右;换电站自动化程度更高,设备及监控系统至少占总成本的60%。山东鲁能智能技术有限公司牛新矿对记者说,消费者真正看得见的部分,其实所占充换电站的成本最少。

  牛新矿对记者举例道:1个充电机,成本也就6000元左右,但是一台干式变压器就近40万。一套电池更换设备的机器人要百万元,监控系统购买及维护少则100万~200万,多则300万~400万,而其他的变电与配电设备、高频开关直流电源成套装置、蓄电池柜、配电室及整个充换电站网络运营中心管理软件等的产品的价格更是不菲。

  采访结束后,尽管上述人士以工程正在进展中,无法核算最终成本为由,未明确指出高安屯充换电站最终的实际投资额,但是其表示设备方面的投资额至少数千万。

  公开的信息显示,目前北京地区已建设完成航天桥、延庆、熊猫环岛等12座充换电站,充电桩274个。2015年底,将建成由6座大型集中充电站、250座充换电站、210座小型配送站组成的电动汽车充换电三级服务网络。有业内人士分析,若以分别建设充电站与充换电站的保守成本1000万与5000万计算,光北京市的充换电站设备市场将会产生至少100亿的市场规模。

  如果放在全国范围,这个数字将更加惊人。据平安证券发布的最新预测,在新能源政策的支持下,预计2010~2015年我国年均新能源汽车需求量将达到35.2万辆,2015年需求量将达97.7万辆,年均增长率216%。为适应电动汽车发展要求,在十二五期间将建设充电桩22万个。中国战略能源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董天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充电设施市场的巨大蛋糕已经逐步成形,市场竞争一触即发。

  尽管如此,记者调查发现,截至目前,媒体对充电站设备市场关注并不多,对于外资进入该市场的报道更是凤毛麟角。业内资深评论员梁成翔表示,其实外资早已进入充换电站的设备市场,不为人知的主要原因在于,有些是直接参与投标,更多的是换成了资本合作的方式,进而间接参与,显得很隐蔽。

外资悄然布局

  当得知西门子获得了充电设施的订单,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梁成翔表示,其实在西门子之前,已经有很多外资企业进入了该市场。

  记者从公开资料了解到,参与国内新能源充换电站建设,名气最大的就是2008年9月29日,巴菲特斥资 2.3 亿美元入股比亚迪10%股权,而比亚迪也借此在深圳建设了属于自己的充换电站,成为民企进入该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而规模最大的要数以色列BetterPlace与南方电网2011年12月份签订有关在南方五省大规模推行充换电站建设的协议。通过此协议,Better Place开始在南方五省推广换电模式解决方案,同时参与南方电网服务区域内的电动汽车及基础设施项目。据媒体报道,联手南方电网以后,Better Place还与奇瑞等汽车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为其提供换电技术支持。

  除了西门子和BetterPlace,成立于1890年的美国艾默生电气公司则通过在中国大力发展经销商来推广其艾默生品牌大型充电机、充电模块及电力电源配件。

  除了上述三家外资企业,另一些外企则显得很隐蔽。

  记者了解到,上世纪30年代即已进入中国的美国陶氏化学 (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与珠海银通公司在锂离子电池材料方面早已展开合作,向后者提供关键技术及材料,间接进入充换电站储能电池市场。

  制造锂离子电池电解质材料的日本森田化学工业,2003年进入中国后,先后成立了生产无水氟化氢 (HF)的浙江森美化工有限公司和生产六氟磷酸锂 (LiPF6)的森田化工 (张家港)有限公司,通过向中国最大的电解液厂商国泰华荣供应电解质进入中国新能源汽车电池充换电站及整车应用环节,目前森田化学在全球LiPF6产量中已占25%以上。

  2月6日,记者致电西门子 (中国)总部询问140台充电机设备的购买情况及金额,对方表示负责人不在,不便回答。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称,外企在技术和系统服务上占有一定优势,但在市场上往往非常谨慎,不愿高调。

国企保护伞

  西门子获得设备订单,这很正常。一位熟悉西门子的分析人士指出,西门子在中国很多领域拥有很高的知名度,上海是国际大都市,相对其它城市来说,对国际品牌参与本市项目竞标会有更开放的态度。

  外资品牌毕竟在设备制造工艺及品牌方面,拥有优势。 中宇锂电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营销部经理陈少良对记者表示。前文提及的多次参加充换电站招标的马先生则表示,在新能源汽车终端产业链上,外资企业起步较早,在一些核心零部件方面享有技术及专利优势,国内企业发展较晚,很多技术和专利无法逾越,只有采购核心零部件进行组装。马先生同时认为,目前充换电设备核心元器件、断路器、芯片均无法摆脱ABB、西门子、施耐德等外资企业的束缚。

  看上去,外资改变中国充电设备市场格局似乎板上钉钉。

  2月6日,许继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为国家电网公司下属的电力装备行业大型骨干和龙头企业)内部人士张先生却对记者透露,尽管外资很有竞争实力,但拿下充换电站设备供应订单却并不容易。主要原因是此类工程大多由央企及相关单位操作。

  2011年,施耐德参与了浙江某市的充电站招标,当发现竞争者是国企及相关企业时,施耐德买了招标书,没有参加投标就离开了。张先生对记者说。同样作为外来和尚的Better Place,也对国企掌握的这一市场深有感触。该公司中国业务总监周江龙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中国,一家外企来主导、协调某项标准,而这个标准里面有国企和本土汽车厂参与,其难度超出外人想象。

  中国政府在推广新能源汽车方面非常积极努力,但是Better Place希望在知识产权方面、对外开放度方面做得更多。周江龙认为,电动汽车解决方案是一个发展周期较长的行业,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过快的推动会出问题。同时,产业链的构成十分复杂,只依靠政府主导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周江龙的言下之意很明确,政府和国资背景企业应该适度放开对这个市场的控制,让市场来做选择。也有国内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其实洋和尚与土和尚并不重要,只要能念好经就是好和尚。中国企业在新能源汽车技术版图中不占优势,是不争的事实,只有创造合作共赢、平等互惠的商业环境,新能源汽车发展才有出路,依靠政府和国企对这个市场实行保护并不能长久。

  常熟合众环保技术研究所所长沙永康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新能源行业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可能性。当务之急是培育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不是对外资的进入心心念念。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