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徽酒大客户税务数据与公示数据相差400多倍-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4-27 16:51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金徽酒首次提交招股书开始,一直对其跟踪观察,并在2014年8月~9月及2016年12月两次实地调查走访公司部分历年前五大客户,结果发现了种种诡相。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张静 毕华章 每经编辑 张海妮

编者按

【 在国内上市白酒企业中,发迹于陇南徽县伏家镇的金徽酒(603919),虽然名号算不上响亮,但近6年营收几乎连年攀高。在公司不俗的业绩中,经销商的贡献超过90%。

有意思的是,金徽酒披露的历年前五大客户,多集中于甘肃南部的陇南市和定西市,且多为甘肃省国家级贫困县,其中不乏个体工商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金徽酒首次提交招股书开始,一直对其跟踪观察,并在2014年8月~9月及2016年12月两次实地调查走访公司部分历年前五大客户,结果发现了种种诡相。】

每经记者 张静 毕华章 每经编辑 张海妮

陇南多山,峻岭不断,颇为险恶,素称秦陇锁钥,巴蜀咽喉。因青山绿水相连,气候温和,亦有陇上江南美誉。

前身为中华老字号白酒陇南春,历经政策性破产重组,变身为甘肃白酒龙头的金徽酒便成长于斯。2016年3月,金徽酒携亮丽业绩成功IPO,成为甘肃第二家上市白酒企业。

这只县城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近6年营收连年攀高。2016年,金徽酒实现营收12.77亿元,同比增长8.02%。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金徽酒颇为耀眼的业绩来说,经销商功不可没。2011~2015年,公司超过90%的销售收入为经销商所贡献。梳理金徽酒2011~2015年度9家历年前五大客户(其中两家为同一控制人,故统计为9家,2016年未披露前五大客户名称),6家地处甘肃省国家级贫困县,贡献的销售业绩最高达11271.41万元,最低亦有1948.68万元。

然而如此不俗的成绩,却蒙上了一层真假难辨的迷雾。记者数次实地走访金徽酒历年前五大客户,地方国税部门数据显示,金徽酒历年6家前五大客户纳税额对应的销售收入,与上市公司定期报告披露的数据相差甚远,最高相差约454倍;有3家历年前五大客户,其公司年检审计报告所载销售收入,与金徽酒公示数据亦迥异;实地走访中,6家历年前五大客户,更是矢口否认金徽酒公示数据为其真实销售数据。

1、公告数据与税务销售收入相差400多倍

金徽酒生长发迹的地方为陇南徽县,当地气候温暖湿润,被誉为陇上小江南。而金徽酒的名号,在当地不论是政府、白酒业内人士,还是街头行人,都如雷贯耳。

这家地方酒企的前身为中华老字号白酒陇南春,后被甘肃金徽收购,变身为金徽酒,此后发展迅猛,一跃成为甘肃白酒龙头。经过两年排队等待,金徽酒于去年3月成功IPO,继*ST皇台(000995,SZ)后,成为甘肃第二家上市白酒酒企。

2011~2016年,金徽酒分别实现销售收入6.86亿元、9.75亿元、10.93亿元、10.12亿元、11.82亿元和12.77亿元,几乎连年增长。

与白酒企业普遍依赖经销商的模式相同,上述营收中经销商的贡献,亦连续5年超过90%,经销商销售收入的波动,对金徽酒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

金徽酒9家历年前五大客户,贡献的年销售收入均超1000万元,最高达1.127亿元。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比连续3年超过20%(2011~2013年)。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别在2014年8月~9月及2016年12月两次实地调查中,查询获取到其中6家历年前五大客户的纳税数据,其所对应的年销售收入与金徽酒公示数据相差甚远,最高相差约454倍。

6家历年前五大客户分布于甘肃陇南和定西两市,分别为陇南兴达商贸有限公司、宕昌世纪金徽经销点、礼县红云商贸有限公司、渭源县鑫城名酒营销中心、临洮县艺顺祥名酒综合超市和陇西县孚泰酒业有限责任公司。

陇南兴达商贸有限公司(与陇南市三和源商贸有限公司股东一致,三和源于2013年9月注销,此处为便于统计合称为陇南兴达商贸有限公司)连续5年稳居金徽酒第一大客户宝座,(三和源)2011年销售收入为8299.81万元;2012年为11271.41万元;2013年为9700.32万元(兴达商贸);2014年为5413.80万元;2015年为5097.03万元。

而记者从陇南市国税局及武都分局查询到的纳税数据显示,该企业核定每月销售收入3.4万元(截止2014年),亦即年销售收入40.8万元,与金徽酒披露的最高年度销售收入(2012年,11271.41万元)相差逾275倍。

2011年及2012年第二大客户,2013年第五大客户宕昌世纪金徽经销点(2015年1月注销),金徽酒披露其2011年度销售收入2989.30万元;2012年度销售收入4083.80万元;2013年度销售收入2892.12万元。

对于这家个体工商,宕昌县国税局数据却显示,该个体户每月销售收入均不足2万元。时任宕昌县国税局第二分局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起征点为5000元的时候,宕昌世纪金徽经销点缴过税;起征点提高到每月2万元后,其因月销售收入未达到起征点而未交税,税务局也核查过好几次,对方均告知经营困难。

事实上,礼县红云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礼县红云商贸)、渭源县鑫城名酒营销中心(以下简称渭源鑫城名酒)、临洮县艺顺祥名酒综合超市(以下简称临洮艺顺祥超市),3家历年前五大客户在税务系统对应的销售数据,亦与金徽酒公告数据出入颇大。

当地国税局纳税数据显示,礼县红云商贸2013年应税收入为219.63万元,2014年为499.82万元,2015年为680.47万元。而金徽酒公告显示,2013~2015年,礼县红云商贸销售额分别为3884.89万元(第三大客户)、3312.72万元(第二大客户)和3319.25万元(第五大客户)。

同为个体工商,临洮艺顺祥超市核定每月纳税经营额为4.6万元,即年销售收入55.2万元。而其在金徽酒公告的业绩中,最低年销售额为2533.17万元(2012年),最高达到3738.93万元(2015年)。

渭源鑫城名酒2011年(5月起)~2012年在渭源县国税局核定的每月销售收入为4800元,即年销售收入仅为5.76万元,而金徽酒披露的该客户2011年、2012年销售收入却为1997.52万元和2618.36万元,与2012年金徽酒披露的数据相差约454倍(2618.36万元/5.76万元)。

陇西县孚泰酒业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的计税销售额为256.33万元,2015年为227.98万元,而金徽酒相应披露的年销售额则为3192.75万元和4170.17万元,两者同样相差甚远。

2、年检审计营收数据与公告不符

从山岭上眺望,陇南夹在山脉间,城市狭长,略显拥挤,蜿蜒的盘山路,汽车有若蝼蚁,首尾相继,蜿蜒爬行。

出租车行驶在盘山路上,穿过村镇和连块农田,一路向东北,约摸4小时抵达甘肃南部的天水市,这里为金徽酒2013年的第二大客户天水羲德利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天水羲德利)所在地。

在两次实地走访中,为金徽酒贡献主要营收的9家历年前五大客户,其纳税销售收入,不仅与金徽酒公示的数据有明显的出入,部分客户的年检审计营收数据亦与披露数据不符。

金徽酒数据显示,天水羲德利2013年度销售收入为3962.60万元,占年度营业收入比例为3.63%,为公司第二大客户。其注称,天水羲德利商贸有限公司与秦州义德利商行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故销售金额为两者合并计算结果。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当地工商部门并未查询到秦州义德利商行的注册信息,只有天水羲德利商贸有限公司和秦州区羲德利商行在册。

工商资料显示,秦州区羲德利商行成立于1997年7月,为个体工商户经济户口,注册人为王秀琴,注册资金0.5万元。天水羲德利商贸有限公司于2011年4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101万元,股东为王秀琴、王秀玲、赵德义三人。

在天水羲德利公司注册所在地的天水秦州区泰山路,公司所在地仅为一处小门店,门头没更换前有天水秦州区总代理的字样。该门店店员确认,赵德义和王秀琴为夫妻关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到的天水羲德利在工商系统的年检报告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1年度全年销售收入为34.38万元,2012年营业收入为135.42万元,2013年销售收入为133万元。

而按照金徽酒公告数据显示,天水羲德利2013年度销售收入为3962.60万元,与该公司年检报告中的133万元的销售收入相去甚远,相差约29倍。

赵德义颇为果断地回复,天水羲德利2013年销售收入没有3900万元,具体情况让找(金徽酒)办事处询问。同时,赵德义也否认了公司为金徽酒2013年度第二大客户。

距离天水约150公里的陇西县,为金徽酒历年前五大客户中的陇西县孚泰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陇西孚泰酒业)所在地。该公司为自然人温涵发和汪东霞设立,历经几次变更之后,变为汪东霞的独资公司。

据金徽酒披露,陇西孚泰酒业2011年销售收入为2130.49万元,占年度营业收入比例为3.10%;2012年销售收入为2651.84万元,占年度营业收入比例为2.72%。

上述披露中,2011年和2012年,陇西孚泰酒业均为金徽酒第三大客户。然而,陇西孚泰酒业提交给工商系统的审计数据显示,2011年度该公司销售收入只有97.01万元,两组数据相差近21倍。

与此同时,审计数据显示,陇西孚泰酒业2012年度销售收入为196.04万元,相比金徽酒公告披露的2651.84万元,二者相差12.5倍。

地处甘肃省会兰州的兰州宏安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其为金徽酒2011年度第五大客户,上市公司披露该公司2011年度销售收入为1948.68万元。然而,该公司在工商系统的年检报告财务数据显示,其2011年度销售收入为196.4万元。

3、地方税务部门:应税收入作假可能性不大

严重依赖经销商模式的金徽酒,其历年前五大客户的纳税销售额与上市公司披露的数据大相径庭,最高相差约454倍。部分历年前五大客户年检审计数据,亦与上市公司披露数据不符。

出现以上真假业绩局面,金徽酒与前五大客户,到底是哪方的数据有误?

上述6家历年前五大客户所报纳税销售收入的真实性,记者首次实地调查时,陇南、宕昌、渭源县国税部门多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纳税销售与实际收入基本不会差太多,个体户税务会定额征收,私企(民企)自己报上来税务也会核查,作假可能性不大。

若金徽酒业披露数据真实,纳税人(涉及的前五大客户)就是严重隐瞒收入,偷税漏税。如果涉及数额巨大的话,纳税人不仅要补缴税款,而且要承担法律责任。时任宕昌县国税局第二分局相关负责人称。

同样,在第二次调查时,宕昌、陇西县国税局税务工作人员亦表示,正常情况下,税务部门的税务征收信息中,酒类企业申报的当年应税收入或计税销售额应与企业当年实际销售额相同。实际销售额既是应税的,也是实际的,财务报表和纳税申报表是一致的。

陇西县国税局城关分局工作人员亦告诉记者,按照税法,纳税申报是企业的事,企业要对真实性负责任,税务局在稽查过程中如果发现问题,肯定会要求企业纠正。(企业申报纳税数据)肯定要按照真实的,又不能编造虚假的,只能按照真实的。

一位不具名的资深财务专家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企业缴纳增值税肯定是根据它的销售收入来定的,所得税则是根据其利润总额。如果按照增值税征收,企业给税务部门报的销售收入就是其当年实际销售收入。而核定征收,是大致按照同类型的企业,给一个核定的征收率。

显然,若历年前五大客户向税务部门隐瞒真实销售收入,无疑将承担巨大的偷税漏税风险;若其所报应税收入真实,亦即应税收入为当年的实际销售额,那么是否是金徽酒披露的数据有误?

金徽酒邮件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提纲称,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招股说明书中所披露的数据均真实、准确,主要客户及相关数据均经过了中介机构的核查、审计。

对于记者提供的历年前五大客户税务及工商数据,金徽酒表示,查询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未找到相应经销商填报的年度销售额或纳税额数据,故暂时无法对记者所提供的经销商营业收入、纳税情况进行核对。

对于部分历年前五大客户否认上市公司披露数据一事,金徽酒则称:公司在IPO时,公司聘请的中介机构每年均对主要客户进行走访调查或书面访谈,在收到贵报采访提纲后,我们调阅了历年主要客户的访谈记录,均与公司披露内容一致,且所有访谈记录均有其经营者亲笔签字及单位盖章。

相关报道:

金徽酒业绩成迷雾 前五大客户多数否认高销售收入

11月注册,当年业绩就达2533万?临洮经销商称数据不实

年销金徽酒数千万元?渭源经销商:开玩笑!

追踪报道:

前五大客户销售数据与税务数据不符 金徽酒遭上交所发函问询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