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虚就实发展经济 才能让“中国制造”更有后劲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5-25 11:25

最近,玻璃大王曹德旺宣布将投资10亿美元到美国建厂做汽车玻璃,一下子引起社会关注。有好事者甚至将其与李嘉诚撤离大陆相提并论。曹德旺当然没跑,他只不过是为大客户配套办厂而已。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确定明年的重点工作时,将“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列为四项重点工作之一。这应该是近年来比较少见的,一方面说明对实体经济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当下中国的实体经济确实下行压力不小。

为什么企业资源外流

《华盛顿邮报》将曹德旺的此次投资视为美国制造回归的象征,位于“铁锈地带”的俄亥俄州,原来工厂关闭是因为竞争不过中国制造业,现在,中国的工厂反而搬到了美国。

曹德旺的账算得很简单,虽然美国工资高,但是税低,运费低,电费天然气费用低,还有各种优惠,最后的利润率比在中国生产高出10多个百分点。这个账所有企业家都会算。

有数据显示,近10年间,世界主要制造大国平均工资、工业用电、天然气等成本都在逐年攀升,非我国独有,而且这种上升未来还可能持续。“中国制造”面临的问题表面上表现为成本上升,实质上更在于结构深度调整的阵痛:一方面我们与东南亚等国家相比,成本优势逐步降低;另一方面,产品尚未达到较高附加值,无法覆盖溢出成本。

曹德旺所说的美国玻璃制造业税负低、土地成本几乎为零、电力和天然气成本低,是基于美国制造业长期空心化、美国政府推行“再工业化”等大背景的。同时,他也指出了美国劳动力成本高、缺乏青壮年劳动力的问题,明确指出“劳动生产率还是中国高”。

在曹德旺美国建厂的同时,美国的福特等企业却想方设法往海外建厂。这说明,制造业的布局是以资源全球化配置为目标的。

曹德旺生产汽车玻璃,属于汽车配套的一部分,汽车企业在哪里,汽车零配件企业也在哪里,以方便对接。当前,包括福耀等一批民族品牌,已经基本完成了在国内市场的布局和消化,下一站,就是无法绕开的国际化。通过跨国布局产业链,对全球资源、市场进行重新整合,从而获得更强的竞争力。因此,福耀赴美设厂,是这一背景下的产物,是再寻常不过的企业行为和经济现象。

其实,说中国制造业成本与美国接近、比美国高的论调是老调重弹。曹德旺说,他只是想提醒一些人要考虑提高国家竞争力的问题,不要不着边际的胡说八道。

2016年中国经济有一个特点:民间投资在国内表现低迷,在海外却掀起了狂潮。今年上半年,中国海外并购激增,“中国买断全球”论盛行。

其实,留住企业资源只有一种办法,就是让企业能赚到更多的钱。过去两年我国在减轻税负上着力不少,但效果还没有达到预期,毕竟营改增今年才正式推行,很多数据、效果还没出来,进一步措施还有待研究和落实。

业内人士认为在推动降税方面,需要进行有针对性地降税,要对那些有增长空间的新经济、有技术含量的行业企业降税。降税不应一刀切,而应该是结构性的,要以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为目的。

实业困难直戳经济软肋

就像当初的“劳动力红利”可以吸引众多外资到中国来投资一样,美国的“资源要素红利”,自然也会吸引中国企业去美国投资。资本向成本低洼处流动,是经济理性的表现。

曹德旺直言不讳的表述,正戳中了当下实体经济的痛点。人口红利萎缩、土地成本飙升、税收痛苦指数加剧,而实体经济对于一个人口大国的就业以及社会稳定来说,又是如此的重要。人们喊着“曹德旺跑了”,实际上是借机喊出心中的焦虑和恐慌,进而寄望在相关方面能有改进的空间。

其实,美国经济不可能仅仅通过提振制造业来获得提振,它必须通过刺激服务业来实现,特别是金融投资服务业,尽最大努力通过国际市场上的兼并重组来实现企业的资产和利润增值。

就制造业成本而言,如果只是简单对比电价、油气价、土地价、税等因素,那么印度、越南等国家应该比中国成本低很多,可为何他们在制造业领域无法与中国竞争?因为他们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美国也一样,虽然有完整的高端工业体系,但在整体工业产能方面不可能完全替代中国,其成本也不可能普遍低于中国。

重点在于,曹德旺谈到了中国经济中存在的不良风气。他说:“美国在搞制造业回归。我们中国呢,现在你看看,最赚钱的就是IT,IT实际上本身没有赚钱,他就是忽悠,就是资本化利用民间的钱拿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就是私募基金、投资银行这几年赚的盆满钵满。实体经济因为劳工成本高,大家都去做房地产,盖房子要用劳力,变成我们有效的劳工被房地产拿去。”

这段话其实戳到了中国经济的真正软肋。当大家都在玩以钱生钱的游戏,当很多人都去炒房地产,当创业者每天想着用各种手段去“融资”的时候,中国经济某种程度上被一种歪风邪气左右了,真正做制造业的被嘲笑,而投机取巧赚快钱的受到了热捧。

如何让大家认识到经济的本质,去除浮躁的心理,去除赚快钱的心理,盯紧中长期投资的回报,把更多的创新、资金转向实体,只有这样,在资源支撑下,实体经济才有希望。

财经评论家叶檀说,曹德旺的实话总结出来就两点:制度成本太高和造假成本太低。我们相信,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落实,“曹德旺们”的切身感受会显著改变。我们改革的目的,就是要使中国的营商环境形成全球比较优势。这一点是十分坚定的。要依靠改革、法制让违法的人、造假骗钱的人付出昂贵代价,让合法经营、脚踏实地、服务社会的人赚到钱,这才是王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